BLACK HIENCEζ

ˊ_>ˋ杂七杂八就是生活

【周叶】不能太惯着他 02

CHU薇:

私设有。


脑洞有。


节操应该有。


日常向。


甜。


前文:01


  6.


  


  孙翔来探病的路上碰到了公路临时施工,公交改道,下了车就在茫茫的人海中迷失了方向,之后走了半个小时找到地铁站发现距离目的地要倒两次车,等真正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不说旅途的疲惫和心灵的创伤,那神色紧张焦急的模样让人一看便知:现在的孙翔除了还记得是要去探望队长之外就记得找厕所了。


  


  这家私人医院不大,周泽楷那一层就一个男厕所,孙翔将手里的慰问品放在卫生间外面的椅子上,立刻像一只兔子一般窜了进去。


  


  就在准备放水的时候,他听到身后的隔间里有类似衣料摩擦和人轻哼发出的奇怪的声音。


  


  7.


  


  医生给周泽楷换了一个护士,这回是一个个子挺高挺壮的男护工,从他的上围可以看出他的胸肌很发达。


  


  被换下来特批一天假的小护士走的时候还有点恍惚,迷茫中隐隐看到一个新世界向她敞开了。


  


  单人病房环境不错,还配了一台电视在床的对面,叶修从外面买了两包瓜子带回来,两个人一边嗑一遍研究S电视台的游戏频道。


  


  至于之前某人的告白因为措辞不明确时机太差还含着柚子口齿不清所以叶修再次出现在病房里的时候两个人都挺有默契的谁都没提那回事儿。


  


  周泽楷可能也觉得两个人如果就这么开始就太不浪漫了。


  


  你看,难道让那只在真空袋里的裸体烤鸭或者丑到不行的柚子当定情信物么?


  


  电视里放着之前世邀赛的比赛录像,黄少天的夜雨声烦战斗的酣畅淋漓。


  


  世邀赛特别禁止语音,并且记得比赛用的电脑没有安装国内人惯用的中文输入法,所以夜雨声烦的的比赛总能看见文字泡飘出来一堆一堆汉语拼音,字和字之间连空格都没有。主持解说的人想翻译还得暂停一下用棒读的口气把它拼出来。


  


  叶修记得半决赛前夕他和喻文州将黄少天魔鬼特训了整整三天,理由是汉语拼音版的垃圾话达不到任何本应该达到的效果:外国人看不懂中国人不知道,等中国人读出来文字泡都刷了两回了,浪费手速而且容易影响高密度的团队战斗。


  


  于是当时叶修负责和黄少天开小号单练,喻文州则微笑着捧着一大碗不放任何调料的煮秋葵,游戏规则是:比赛的时候只要打一个汉语拼音就要吃一棵秋葵,如果输一局则要吃两棵。


  


  周泽楷对这件事的记忆就是半决赛开始黄少天沉默的像一朵忧郁的美男子,脸是那秋葵色的。


  


  “不过少天在世邀赛的成长还是挺可怕的。”叶修说,“十一赛季开始之后所有战队的战力又要重新评估了。”


  


  周泽楷没应声,本来专门给叶修嗑的一小捧瓜子仁毫不犹豫的就往自己嘴里送,叶修见状连忙把脸凑过去,就着他没受伤的左手抢食,吃完还不忘安抚:“当然,你也很厉害!决赛那场真不是盖的,比起第十赛季又进步了很多,不愧是哥单独训出来的。”安抚了还记得夸一下自己。


  


  周泽楷没那么容易被安抚,左手的手指不着痕迹的摩擦着刚被叶修嘴唇碰到的地方,想着他和蓝雨那两个关系还真好。


  


  这时候的叶修还不懂周泽楷的醋酸,他只当顺毛成功了,呵呵的又还给周泽楷一个后脑勺,继续全神贯注的看录像。


  


  吊着胳膊的病人忧伤的想,叶修在职业圈的名声最大的就是他的技术和他的难搞,也许他喜欢的人在恋爱这方面和他的游戏一样。


  


  不是说技术,是说难搞。


  


  8.


  


  等节目放完,肌肉护工以病人不能长时间看电视为由拔了电视电源还没收了遥控器,端着药盘就出了病房,可能是身为直男有点受不了这个空间里飘荡的掰弯分子。


  


  病房一安静,气氛就不对了。


  


  周泽楷动了动挂在胸前的右臂。


  


  “不舒服?”叶修问。


  


  “有点。”


  


  想想现在就自己一个陪床的,叶修主动搬着凳子离周泽楷近点,“来,我看看你的手,一点都不能动么?”


  


  被重重包裹的右手小臂只露出五个肉色的手指头,大拇指缩在石膏中,另外四根安静的伏在叶修的手心里。


  


  上次握着这只手是在国家队的时候,紧张的训练和水土不服导致当时很多选手都有不同程度的不适应,其中周泽楷的症状就是拇指和手心的中间部分总容易抽筋,而且疼还不愿意说,最后是一个临晨被疼醒让半夜爬起来偷抽烟的叶修逮住了才公开的病情,顺便也公开了叶修夜里偷偷抽烟的罪行。


  


  那时,叶修也像现在这样,漂亮修长的手指包裹住他的,灵活的按在他因为抽筋而僵硬的手指上,慢慢的,轻柔的把那片疼痛揉开,或者握着他的手指帮他活动,因为怕牵连到伤处,那双在键盘上可以叱咤风云的手小心翼翼地,几乎将他当做什么珍贵的易碎品,在周泽楷眼中根本就不是在缓和自己的伤痛,而是一种狡猾的,轻巧的撩拨,撩到最后哪里还记得什么疼痛,心都被揉得化成一滩水了。


  


  右手长时间被绷带绑缚指尖有些青紫充血,叶修摸上去的时候都能感觉到轻微的凉意,他帮周泽楷活动着手指一边问他这样的力道会不会痛有没有牵到骨折的地方,周泽楷一开始还会嗯嗯的回应,到后面就突然不出声了。


  


  “怎么了?”叶修问,手指没注意将周泽楷的指尖用指甲轻轻刮了一下。


  


  血流不通的时候,任何一点刺激都像是被隔了一层纱,又像是将触觉无限放大,周泽楷的手指毫无预兆的一动,果然牵动了伤处。


  


  疼痛来得猝不及防,叶修连忙将他的左手按住不让他去碰自己的右臂,然后自己的左手安抚性的护着他的手。“是不是疼得厉害?我帮你按铃?”


  


  周泽楷的脸一片绯红,两人在病床上乱作一团,瓜子皮和瓜子仁也混到一起在床上撒成一片,他又不肯说话,咬着牙只是摇头不让叶修叫人。叶修不明白周泽楷的具体情况,只能皱着眉头靠近他将他半个身子护在自己双臂之间好应对突发状况。


  


  过了好一会儿,周泽楷才从叶修怀里抬起头。


  


  “……前辈,想去卫生间。”他窘迫着脸目光微闪不去看叶修的表情。


  


  叶修从下飞机到现在情商的某个点都一直处于半愣神状态:“啊?我不想去啊。”


  


  “……”


  


  TBC


  


  


  


  


  


  


  


  


  


  


  



评论

热度(583)